南通瑞达餐饮食堂承包
新闻 网页 音乐 贴吧 图片

咨  询:13816546458
电   话:0513-54654658
         0513-16546548
客服 Q Q:165436546
邮   箱:369516548@163.com
地  址:浙江省杭州市教工路699号6号教学楼

新闻中心

至此我们要欢呼自然辩证法的胜利 2017-09-24 11:14
 
  忽然想到---有感于莫老爷子
  
  近日,在网上狠狠地购了一批新书。
  
  一书一世界,捧而读之,甘之如饴。
  
  这晚,正在为活灵活现的《周家后院》闭门傻笑的当儿,忽地,一条重磅新闻从网上炸将开来---莫老爷子夺了诺贝尔文学奖!
  
  一时没回过神儿。
  
  那奖,不是说基本上不带咱国家的份吗?要带,鲁迅、老舍、矛盾、巴金他们早拿了,还用等到现在?为什么不带咱?据说是恶毒的
 
“政治阴谋”,还有的说,全是因为翻译的功力太差,总不能把汉语言翻得入木三分,传神传韵。是耶?非耶?真是一团解不开的乱麻!
 
罢了,由它去罢,就让吾国灿烂的文字兀自灼灼闪光罢,灼死他们!
  
  一百单八年了,瑞典文学院的一批批遗老不断地合理凋谢,终于有一天,五千年的文明灼得文学院的新贵们睁不开眼,转而泪流满面
 
了---泱泱中华的灿烂文字居然被搁置了一个多世纪,惭愧呀!仓颉造字作书的时候,他们的老祖宗还在冰冷的阿尔卑斯山上茹毛饮血混
 
沌未开呢!
  
 
  
  瑞典文学院的腐朽的肉体裹挟着腐朽的精神一代代消亡,新的肉体裹挟着新的思想成长壮大,经过“拨乱反正”,一顶迟来的桂冠终
 
于戴在了本土华人的头上。
  
  莫言,莫老爷子,“言中了”!
  
  世界文坛的一颗“超新星”。
  
  然,且慢,莫言是谁?
  
  不是刚买了一批新书吗?咋就没有莫言的呢?还自以为是个踩在文学边儿上的文学爱好者呢,这也太愚钝了吧。
  
  依稀记得上中学的时候,电影《红高粱》映红了半边天,老谋子、姜文还有巩俐那女的,也“相跟着”红透了半边天。过了两年,我
 
才发现《红高粱》的文学原创是个叫“莫言”的,咋不见原创红透半边天呢?哪怕是小半边天。
  
  依稀记得书店里那册厚厚的、蒙了一层尘的《丰乳肥臀》,嘘!取个啥名不好,非要叫《丰乳肥臀》?如果不是莫老爷子写的,非得
 
被当成“很黄很暴力”的书刊收缴了不可。这书,我只是略略翻了一下,今已印象全无。
  
  依稀记得不知从啥时候起,莫言开始小有名气,书店里时不时会蹦出一本莫言的书,好像都挺乡土的。玩起乡土来,谁能玩得过贾平
 
凹那鬼才?俺有一句名言---世间的书太多了,要读就读最优秀的大师的书,以免浪费时间。莫言虽已成名,但还算不上大师吧?在这一
 
“歪理”的指导下,我对莫言此公及其书一直少有关注。
  
  赶快速查一下吧,人家都获诺贝尔奖了,中国“零突破”了。
  
  一查,吓一跳,登时显出自己“恁地无知”和“皮袍下的渺小”来。莫言的作品一大串,又多是大部头,可当著作“等身”乎?
  
  莫言莫言,别说别说。
  
  叫了这名,说的却一直挺起劲,动辄洋洋洒洒百万言。
  
  再看他的形象,圆脸较胖眼睛不大头发稀少,憨态可掬,一副“莫老爷子”的形象。应该六十开外了吧?哪里,1955年生人(也说
 
1956年),正当一个作家的壮年。还是叫他莫老爷子吧,感觉贴切、亲切,又显得恭敬。反正“君不识我”,无他,随我乱叫。
  
  诺奖评审委员会说,“莫言将魔幻现实主义与民间故事、历史与当代社会融合在一起”。这又是个问题,就我对电影《红高粱》的认
 
识,应该绝对是现实的,非魔幻的,老爷子啥时“着魔”的?
  
  赶快动手,把他的代表作悉数买来,恶补!
  
  完了,晚了。
  
  网上所有莫言的书,一律断货!此时据他获诺奖还不到半小时,真有手快的。
  
  第二天,早早去了书店。还是晚了,曾经落了灰的《丰乳肥臀》已杳不可寻。据售货员说,昨晚获奖的消息一公布,即刻有人蜂拥而
 
来,莫书霎时断货,真有腿快的。
  
  一时洛阳纸贵。
  
  不死心,又失落着找了几家书店,居然天不薄我,淘宝一样淘到了莫言的两本集子,都是新近出版的,一本是短篇小说集《学习蒲松
 
龄》;一本是散文集《我的高密》。装帧设计都还好,还有精美的插图哩!只是字小了点儿,这不打紧,迫不及待地如饥似渴地,读!
  
  还真挺魔幻。
  
  开篇就把“中国式魔幻”的“二号祖师爷”-----蒲松龄搬了出来(头号可是吴承恩?),梦中拜谒祖师---
  
  我慌忙跪下磕了三个头。祖师爷打量着我,目光挺锐利,像锥子似的,他瓮声瓮气地问我:“为什么要干这一行?!”我在他目光逼
 
视下,嗫嚅不能言。他说:“你写的东西我看了,还行,但比起我来那是差远了!”......祖师爷从怀里摸出一只(应为“支”或“枝”
 
)大笔扔给我,说:“回去胡抡吧!”
  
  接下来,夜不能寐。
  
  一口气读了七篇用祖师爷的笔“胡伦”出来的短篇小说,无一不诡异,无一不怪诞,无一不莫名所以......略有《聊斋》遗风。自然
 
,比起祖师爷来,“那是差远了!”
  
  拿《夜渔》这一篇来说,我,一个未喑世事的小孩伢子,艳遇了一个美貌天仙,为了验证这天仙是不是狐狸精,居然很玄乎地摸了天
 
仙的屁股!写的挺大胆也挺详细。
  
  也许,作者是想把我们带到一个环境当中,这个环境充满魔幻主义,让人感觉故乡是一个如此美妙的地方,在特定的年代里,这是人
 
们一个美好的愿望。但为什么还与天仙玩起了穿越呢!25年后,他们在“东南方向的一个大海岛”新加坡不期而遇---
  
  她面若秋月,眉若秋黛,目若朗星,翩翩而出,宛若惊鸿照影。我怔怔地望着她,她对我妩媚一笑,转身消逝在熙熙攘攘的人流里。
  
  记得前些年,“穿越剧”很时火了一阵,莫老爷子这回,落了一次俗套,应验了男作家作品的“艳遇情结”。
  
  在接下来的几个短篇里,老爷子的笔墨,如雨后溢出的溪流,漫无目的,怪、奇、险、绝,故事情节实在是常人想像不到的。结尾总
 
是戛然而止,不是“意犹未尽”,而是“半截子工程”,以为翻过一页还有,却是下一篇矣,这正是所谓的“意识流”吧。
  
  也许,“魔幻”起来可以表达“不可说”的立意和主题,如鲁迅的《狂人日记》,一“疯”起来什么都好下笔了。这内中的高妙,令
 
吾等笨人如何不晕乎?贾平凹在《读书示小妹生日书》里,说:"一个作家都有一套自已的写法,都是有迹而可寻,当然有的天份太高了,
 
便不是一时一阵可理得清的。"对于莫老爷子的作品,之所以起灭转接之间不可测识,还是读书太少,悟觉浅薄!日后还须细细揣摩啊。
  
  此刻,我想,一定要向蒲松龄老先生---莫言的祖师爷致以隆重的冥礼,是他,丢给了莫言那枝大笔,让他梦笔生花,一通“胡抡”
 
,最后居然抡出一个诺贝尔文学奖!百多年来,汉语言文学绕过了鲁迅、老舍、矛盾、巴金......最终以如此奇特的方式,成功“偷袭”
 
登顶了。
  
  事物都有两面性,这是哲学家说的,真至理也。
  
  莫老爷子获诺奖后,在海洋一般的赞誉声中也遭遇了痛批,有一位叫韩德强的学者很不忿,在其微博中发了一段狠话,把莫老爷子骂
 
个狗血喷头:
  
  “对莫言从来没有好感。用欲望否定意志,用下半身否定上半身,用兽性否定人性,用意识流否定结构,用胡思乱想否定现实,用个
 
人否定社会,用地主仔子的哀怨否定共产党和新中国。所以,才会被西方看中。三十年文学流氓化、汉奸化的典型代表!”
  
  此语一出,跟风者众。令我对莫老爷子的作品好耶?坏耶?更难于“测识”了。
  
  平心而论,当代作家中我更喜欢贾平凹的作品,因为他不“魔幻”,他不意识流,总能把一个故事不温不火地讲完讲明白,读来全不
 
费力,吟味一番又觉出其中的大半的深奥。
  
  大江健三郎说过:“如果在我之后还有亚洲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话,我看好莫言。”这个自视甚高的日本老头儿,跟莫的私交不
 
错,还去过莫言的老家---高密串过门呢!姑且妄借这一语言公式,说一句:“如是在莫言之后还有中国作家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话,我
 
看好平凹。”
  
学校的广播常常播放港台流行歌曲 听到同事拿了单位发的体检报告在 原来是夜里睡时才咳后来白天也咳 我还是知足了老陈已经几年没回家 妻诉到小妹今天不肯去上幼儿园 路遥的作品也并不都是最完美的 为自己减负为社会增加一点和谐善 吸毒不仅破坏了她在公众面前的良 好久没有逛逛梁伯的旧书铺呢 晚上等妈妈回来你跟妈妈说好吗? 那还不是抢了我们的好多地盘? 贞洁的概念被逐渐淡化的时候 太阳神阿波罗抓住这一弱点 正是青年作家路遥他正在进行小说 至此我们要欢呼自然辩证法的胜利 油城的个体经济看来还不像我们煤 这部小说正是路遥的成名作《人生 其中有句话让我反复思考感觉说得 此时光景该是他激情创作的癫狂时 秦始皇炼丹派徐福寻找长生不老药